376血色新约(1/2)

加入书签

  战斗的结束当然不等于战争的结束。

  从“传统”和造成的实际后果来说,?对伯爵这样的统治者公开审判并且处刑似乎并无特别必要,对方的所有目的都没有达到,?意志也在关押过程中受到极大的消磨,?而作为本地统治者的代表,他一旦人头落地,?开拓支队同本地统治阶级的矛盾就几无调和余地。

  但范天澜不需要这种余地。

ag8手机版|官方  开始布伯平原的工作前,?云深已经通过联合会议授予他非常高的自主决策权,?只为了稳定一个域外市场是不需要这么大权力的。自去年以来,?多个开拓方向不约而同遭遇的争端通过各种形式在联盟内部传播,?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在有关部门的引导下,?人们很不熟练地,?但又兴致勃勃地运用他们刚学到的政经常识去分析这些问题,情绪多于理性的探讨在田间、在工厂、在学校和家庭中发生,虽然有许多人认为既然外部世界的人如此不识好歹,?那我们也没有必要一定要把他们带到更好的生活中去。但更多的人不认为开拓支队是受到了挫折:丰富的物质生活,?接连的胜利,以及持续深入的教育,在这数年间培养出了一批有极大自信的年轻人,?他们不仅坚信联盟走在唯一的正确道路上,?同时对效仿术师改造世界有相当的热情。

  在第一支开拓队伍出发,第一份开拓报告登出之前,火种就已经存在了。即使因为相对薄弱的知识积累和不充分的实践,让他们这种热情更近似个人崇拜,?不过目前来说,这并不是工作的阻碍,何况他们的能力不足是相对于目前支撑着工业基础的那批骨干而言——在依旧维持历史惯性的外部世界,这些能够熟练地运用两种语言和文字,掌握平均初二水平的知识基础,有一定的建设经验,习惯分工合作,有严格训练出来的纪律性的年轻人,单论个体素质已经有相当的优势,而作为紧密的团体协作时,他们能够发挥更大的力量。

  依照过往数据和一些经验模式构建起来的模型,他们可以用较少的人实现对大量人群的有效管理,更何况作为这批年轻人的领导者,范天澜有极强的计划控制能力。在完成煤铁联合体的一期工程后,他带领这些人要迎接的新任务并不仅仅是扶危救困或者开拓一个中继市场,他们建设的目的,是以玛希城为基点,在本地区进行自主的社会管理实践。

  在现有的几个开拓方向中,布伯平原有比较良好的运输条件和农业生产条件,人口密度较高,而正在发生的自然灾害在客观上则加速了他们的改造进程。

  从某些方面来说,拥有授权的范天澜可以无所顾忌,为所欲为,来自工业城的物资又给了他进一步的支持。物资不必受地域限制,管理不依赖旧有秩序,本地传统的生产模式同社会结构都将被新的生产关系取代,那么本地的统治阶级也必然会失去他们的存在基础。哪怕对方主动来达成暂时的媾和,玛希城的建设既不会停止也不会减缓,一个准现代规划的城市的成长,对一个统治效率低下的王国无异于无底漩涡。

  被逼迫到绝境之前,贵族会为了生存联合起来。这是不可避免,也正是范天澜想要看到的。

  不过,对伯爵的审判并不是一个简单为了催化矛盾而举行的仪式。

  不将地区视为人和土地的简单集合,而视为一个整体的社会看待,改造城市和开展生产活动确实能产生极大的影响,不过物质世界的改变是肉眼可见的,人的精神世界却像水下的礁石,本地人是本地人,“外邦人”是“外邦人”,这种身份带来的隔阂没有特殊因素促进,将长期存在着。在财富和武力的加持下,人们能够接受开拓支队从贸易者到统治者的转变,他们在种种因素下服从开拓支队的安排,然而在扫盲工作进展到一定阶段前,强烈的语言、文化和价值观差异,会使支队的工作长期停留在技术层面。

  生活在玛希城的人们是愿意接受外邦人的统治的,因为羊群是需要牧羊人的。

  毕竟比较起来,外邦人确实比贵族老爷们强得多得多,只是这般基于生存和安全需求得到满足而产生的“驯服”,对于范天澜带领的开拓支队来说,远远不够。年轻人总是比较缺乏耐心的,何况他们的时间确实有些紧迫,他们需要同这座城市的“本地人”、“外来户”和所有在观念上仍将他们等同于“老爷”的人订立新的契约,需要在征服和奴役、宗教和封建的旧有关系上,建立全新的价值认同。

  他们要选择一个标志事件,能让大多数人参与,能让大多数人共鸣,能够从根本上表明新旧统治者的区别,真正动摇复辟基础——成为共同建设者是一种形式,成为“共犯”也是一种形式。

  来到布伯平原后,着手建设的范天澜在玛希城周围安排的哨位不多,但一些技术手段的支持加上个体的非人能力,使得他能够以不大的投入掌控一个宽广半径内的大多数突发状况,同远东君主驾临,龙族再现,或者裂隙突然打开、魔族投放大军这样不可控的危机相比,河谷平原上发生的城邦战争没有什么特别困难的地方。

  他派出了两支骑兵小队,分作两路沿着溃兵逃亡的行迹,一直追踪到伯爵曾下榻过的村庄,然后他们又追击了一段,做了一些事,然后带回来一些人,经过一段时间,这些人大多留了下来,少部分回到村庄,带回来更多的人。在开拓支队将补给点设置到有效控制区的边缘地带后,骑枪队每两日完成一次巡逻,保证了附近地区的大体安全,有关事件的调查也这个时期完成了。

  伯爵没有能在玛希城做任何事,但他在别的地方做了。三个村庄,七十八人惨死,不包括“略施惩戒”后伤重不治者。罪名是同异端交好,收容不洁之物,使用黑法术以及下毒。

  用比较通俗的语言解释,就是他们从旧玛希城领取了外邦人的药物,使用了外邦人销售的农具,家中有来自外邦的器物,奉给贵人及士兵的食物不敢用外邦的盐和糖,而是使用了过去贮藏的青盐,导致食物难以下口。

  那些被迫目睹了行刑队种种血腥手段的人告诉骑枪队,除此之外,他们的村庄还背上了沉重的债务,这些活下来的农民不仅要用钱财及收获偿还,在尊贵的伯爵夺回玛希城后,他们还要将那些已经被糟蹋过一遍的女儿和妻子送到城外的军营和苦力营去,直到国王下令赦免他们的罪行。伯爵毫不讳言,即使他们的罪行确实没有判决的那么深重,为了让无知之人不再受外邦人蛊惑,他们受一些教训仍然是“必须的及必要的”。

  即使外邦人战胜了伯爵,这些村民也并不能从痛苦和恐惧中解脱,所以当能够选择时,许多人选择了迁居到新玛希城去,至少外邦人的信誉能够保证他们还在的时候是安全的。许多村民努力在新玛希城开始新生活,并对自己得到的一些补偿表示满意,在审判开始之前,几乎没有人认为伯爵会受到任何实质的惩罚——卡德兰伯爵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大贵族,历史久远,领地广阔,家族繁盛,失败并被异端俘虏对他已经是最大的羞辱,除非他的心灵已经痛苦到愿意自尽,否则任何人都应当给一位大贵族最基本的体面。即使关押伯爵的房子里有不少陶瓷,还有坚韧的床单及房梁,不过骄傲的伯爵是绝不会在手刃仇敌前向命运低头的……

  然而他被送上了断头台。

  一场极具羞辱和煽动性的审判后,外邦人在一群贱民面前斩首了他。虽然这种死亡的方式确实是伯爵自己选择的,断头台虽然是旧的,但刀磨得很锋利,他的脑袋掉得干净利落,想必痛楚比他处决过的绝大多数人都要短。加上外邦人没有将遗体丢给那些被仇恨和欢喜烧得全身发抖的村民践踏,他们甚至把他的尸体重新拼了起来,用石灰腌在棺材里以便公使团日后带走。

  如此体贴实在令人感动,以至公使们内心如火烧,也敢怒不敢言。

  两位被击中的骑士侥幸未死,外邦人已经将他们送去医治,不知他们能否归来,或者回来的还是不是当初的那两人。剩余的人按职位分在不同的草屋中居住,身上所穿的华服及法袍被以消毒之名全部取走,理由是他们可能在路上经过了疫区。于是尊贵的公使大人只能穿着单薄的麻衣,住在简陋的茅屋,被一群肮脏的、愚昧的、粗鲁的、吵吵嚷嚷的流民包围,吃着不精心的饭菜,发出不出声的诅咒。

  足足过了七日,被牢头、管教人、监视者或者一言以概之的看守带着参与了一些活动后,这支使者团才得以重新聚首。

  在这座宽阔却简单的会场中,重新换上了正装,坐在排桌旁的老爷们大多精神萎靡,虽然外邦人给了他们充足的食物和清洁的水,居所简陋却很少蚊虫,夜晚也很安静,然而只要想到外邦人是在犯了何等不可恕的罪行后将他们囚禁在如此低贱之地,愤怒

章节目录